<sup id="56jt6"><meter id="56jt6"><thead id="56jt6"></thead></meter></sup>
<div id="56jt6"></div>
<div id="56jt6"></div>

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nu id="56jt6"></menu></sup> <em id="56jt6"></em>

      目送

      2018/09/05   市報社   崔旭

        龍應臺在《目送》一文中寫到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,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告訴你:不必追”。

        快樂的暑假已經結束,開學季,懷揣著夢想的學子們紛紛就學,進入自己向往的大學,也開始踏上了自己新的旅程。對于剛剛踏入大學校園的大學新生,更是行李滿滿,全家總動員,客運站、火車站也迎來了客流小高峰,沉寂了2個月左右的校園一下子又沸騰起來……

        姑姑家的表妹也是這次新生中的一員,我們自然也就免不了要送她去大學的這個“任務”。來到學校,在休息區,從云南來的同學的奶奶和家人聊著,這孩子從來沒離開過家,這次來這么遠的地方,一個人來讀書正好也讓他鍛煉一下。來自省內的一位同學的父親笑著說道:“我們也沒打算送的,但是行李太多,我們才給送過來,來這邊看看學校環境,我們也就放心了。”旁邊的媽媽趕緊湊過來說,第一次出遠門那肯定得送啊,把他們的行李物品安置好我們才能放心……

        一切都收拾妥當,真正到了分別的時候,種種的不舍與傷感涌上心頭,姑父和姑姑雖有不舍和擔心,卻揮揮手對妹妹說:“回去吧,你們進了學校,我們也就出發回家了。”臨走時仍舊在不厭其煩地叮囑妹妹的姑姑現在也得放下那份關心,讓她自己獨自面對未來的路。看到表妹和室友幾個人高興地向校園里面走去,望著表妹遠去,我只能在心里給表妹鼓勁,目送著她,愿她在大學的生活順順利利。

        家里面,表妹的房間里,桌子上,還有她未看完的書籍,似乎還留著她的氣息,姑姑收拾好表妹的房間,竟是有一些失落。突然,微信一閃:“媽媽,我在這里一切都好,你們在家好嗎?”那一刻,姑姑鼻子一酸,竟然有淚珠劃過臉頰……

        的確,送別是一件痛苦的事,如親手割斷感情的紐帶,不見血,卻痛在心上。

      責任編輯:崔旭

      電話(傳真):0421-5823953 投稿箱:[email protected] 主辦:北票市新聞宣傳中心
      備案/許可證編號:遼ICP備10206907
      版權所有:東北新聞網

      八波足球即时比分

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ter id="56jt6"><thead id="56jt6"></thead></meter></sup>
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
    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nu id="56jt6"></menu></sup> <em id="56jt6"></em>

    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ter id="56jt6"><thead id="56jt6"></thead></meter></sup>
    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nu id="56jt6"></menu></sup> <em id="56jt6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