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56jt6"><meter id="56jt6"><thead id="56jt6"></thead></meter></sup>
<div id="56jt6"></div>
<div id="56jt6"></div>

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nu id="56jt6"></menu></sup> <em id="56jt6"></em>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東北新聞網 >> 北票新聞網 >> 生活驛站 >> 家庭教育

      教育與生活不能脫離

      2018/09/10   北票市報   

        當前,中國教育已經走到了改革的深水區,但我們面臨的一系列問題依然還未能夠有效解決,如愈演愈烈的課外輔導將我們的孩子引導向了分數至上的歧路、中小學生中出現了厭學逃學怕學現象、走出家門的孩子缺乏生活能力和社會能力、培養出的學子缺乏足夠的想象力和創造力,甚至不知道、不遵守基本的社會紀律和規則,受過良好學校教育者卻缺乏基本的文明素養……這些問題背后的影響因素肯定是多元的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這些是我們不斷追逐“知”而忽略“行”造成的結果。

        知與行,一直以來是中國教育界以及哲學界熱衷討論的話題。明代大儒王陽明強調“知行合一”,并認為“知是行之始,行是知之成”。受到王陽明影響的教育家陶行知則更為推崇行動的力量,他經歷了從“知行”到“行知”再到“行知行”反復的過程,并將王陽明的哲學思想掉了個個兒,改成“行是知之始,知是行之成”,充分證明了他的教育哲學的實踐性。在這一實踐導向下,他將老師約翰·杜威的“教育即生活”進行了翻轉,提出了“生活即教育”“社會即學校”“教學做合一”的生活教育理論,尤其是“教學做合一”的實踐論,證實了這是一套以“行”為主的教育哲學體系。

        陶行知是強烈反對“唯知識論”的教育,他曾大聲抨擊當時中國教育“知行分離”:“中國向來所辦的教育,完全走錯了路”,“他教人離開鄉下向城里跑,他教人吃飯不種稻,穿衣不種棉,蓋房子不造林”,“他教人有荒田不知開墾,有荒山不知造林”,“他教人忍受土匪、土棍、土老虎的侵害而不能自衛,遇了水旱蟲害而不知預防”……正是因為對當時中國教育理論與實踐脫離的不滿,所以他在曉莊師范招生時就強調,“小名士、書呆子、文憑迷”都不要來,來了就都要在“做中學”。也就是說,生活教育提出的一個重要出發點,就是陶行知希望能夠以此來改造畸形的智力教育——應試教育,從而解決教育與生活脫離的問題。

      責任編輯:崔旭

      電話(傳真):0421-5823953 投稿箱:[email protected] 主辦:北票市新聞宣傳中心
      備案/許可證編號:遼ICP備10206907
      版權所有:東北新聞網

      八波足球即时比分

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ter id="56jt6"><thead id="56jt6"></thead></meter></sup>
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
    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nu id="56jt6"></menu></sup> <em id="56jt6"></em>

    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ter id="56jt6"><thead id="56jt6"></thead></meter></sup>
    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56jt6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sup id="56jt6"><menu id="56jt6"></menu></sup> <em id="56jt6"></em>